以上六個Script功能提供基本運作功能,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首頁故事

新科院士江台章教授:研究是我生活的全部【2016.07.20秘書處】

 中央研究院日前宣布新科院士名單,本校物理系客座教授江台章獲選為數理科學組院士。江院士高中時期即對物理產生興趣,此後孜孜不倦、樂在其中。他說:「研究是我的嗜好、我的工作、我生活的全部。」

江台章院士在本校物理系擔任客座教授已第二年,他目前是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教授,過去亦曾協助成立國家同步輻射中心,並輔導研究人員使用同步輻射設備,對於臺灣基礎科學研究貢獻良多。2015年由於江院士在凝態物理與光電子發射能譜學研究傑出,以及在VUV及X光應用研究的卓越貢獻,榮獲美國物理學會「戴維森-革末獎 (Davisson-Germer Prize in Atomic or Surface Physics)」。

江院士高中即對物理產生濃厚興趣,建國中學畢業後,選擇保送臺灣大學物理系,之後赴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深造取得博士學位。

江院士從小就有研究精神。「讀國小時,我就對課本的內容不滿意,因為它只說有春分、秋分、潮汐、新月、滿月,而不說為什麼,我找出父親的大學教科書,仍然覺得它寫得不好。」後來他看到地球、月球及與太陽的模型,才恍然大悟,腦中的模型瞬間運轉起來,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他急著想與大人分享他的發現,只可惜沒人有興趣聽。

對周邊事物充滿好奇心的江院士,小時候也喜歡動手做實驗,國中時還蒐集材料自製沖天炮,用鐵皮做出比10元硬幣還大的炮頭,發射爆裂後聲勢驚人,「連地面都猛震了一下,鄰居全跑出來看。」談及過往,江院士興味十足,眼中還閃著頑皮的光芒。因此,他建議學子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更積極地展現求知慾,求取自己想要的學問。

江院士進一步指出,過去的社會氛圍,若人生際遇不符期待,大多會反躬自省、認為自己努力不夠,所以得不到想要的成果;但現在的社會氛圍卻是,達不到預期目標就將問題來源導向社會不公、給予年輕人的機會不夠,這令他十分憂心。他勉勵年輕人別只待舒適圈裡,要獨立堅強。

在院士會議之前,中研院剛經歷一場紛擾。江院士認為中研院與大學應該建立互補的角色,「中研院應該有自己的目標,做大學做不了、更大型、團隊的研究。」

被譽為真正「臺灣之光」的臺灣光子源即將於9月啟用,臺灣基礎科學研究發展將邁向新的里程碑,江院士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他說,所有應用科學都源自於基礎科學,因此絕不能偏廢。江院士指出,在光子源之後,我國也許可朝自由電子雷射發展,進一步提升臺灣物理界在世界的競爭力。

<<新科院士江台章教授:研究是我生活的全部>> 檔案下載:PDF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