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六個Script功能提供基本運作功能,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首頁故事

清華以音樂、棋局追思沈君山前校長【2018.12.22秘書處】

本校12月22日以音樂會及棋局來追思沈君山前校長。除了清華師生與沈校長的夫人、公子,生前知交好友也都來緬懷沈君山校長。馬英九前總統說,沈君山校長關心兩岸民主發展,自稱是「鬧鐘」,常得鬧一鬧來提醒大家,「只恨這只鬧鐘的鈴聲漸遠,空留去思滿樓。」 

追思會由沈校長好友、本校李家維教授主持。清華劉兆玄前校長、總統府姚嘉文資政、《遠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先生、作家龍應台女士、教育部黃榮村前部長等都參加了追思會。沈君山校長棋橋皆擅,他的棋友林海峰大師、義子張栩名人、徒弟施懿宸先生、「紅面棋王」周俊勳先生等,也前來悼念。

本校同日還舉辦了「一棋一會」沈君山校長紀念棋局,由沈校長義子、旅日棋士張栩名人與本校學生棋王王元均九段對弈,林海峰國手重點講解。

沈君山校長今年9月12日與世長辭,享壽87載。本校在沈校長逝世百日為他舉行追思音樂會,由清華語言學研究所蔡維天教授吟唱李白〈送友人〉等三首詩詞,音樂系張芳宇主任也帶領音樂系學生演奏及朗誦沈校長生前喜愛的〈送別〉、〈陽關三疊〉等曲。

「中華台北」向國際叩關 沈校長居功厥偉

馬英九前總統說,沈校長是大他18歲的忘年之交。1988年他與沈同時入閣,兩人中午常在行政院吃25元的午餐,暢談兩岸關係發展。他欣賞沈校長才華橫溢、文采風流,「尤其是他愛國、積極的精神,永不退卻,他在沒有官職時,仍跳出來出錢出力,幫國家爭取最大榮譽,最讓我感動。」

馬英九前總統特別提到,沈校長當年為台灣爭取加入國際組織,採用了「中華台北」的名稱,在非常艱困的情況下向國際遞出一張走得通的新名片,為未來參與APEC、WHO打開一條路,這是他對國家很大的貢獻,「這個名稱兩岸都不滿意,也正因如此,兩邊才能接受。」

賀陳弘校長分享,他當年剛從國外學成歸國,還未決定要去哪一所大學校任教時,他的父親對他說:「去清華吧!那裡有位沈君山。」就是這一句話,讓他加入了清華大學。他回憶道,沈校長曾說,清華自有8個學院以來,除了工學院,沈就參與了7個學院的設立,這項紀錄空前絕後,沈校長對清華的貢獻源遠流長。

賀陳弘校長說,沈校長自況此生若不繫之舟,然而在要緊的大事明白清楚,方向從不漂移,進退有節,「如果人生如舟,沈校長盪舟自得,世上幾人能夠?」哲人已遠,典範長在清華,清華師生將永遠懷念沈君山校長。

劉兆玄前校長緬懷沈君山時,親切直呼「君山兄」,因沈校長雖長他11歲,但課餘常帶著在光復路買的幾份滷菜,與他同飲上好高粱,談科技、論國事。劉兆玄表示,沈校長玉樹臨風,悠遊於科學、文學、橋牌、圍棋等四藝之間,更是早期將近代物理學帶回台灣的學者。

沈校長是戒嚴時期國民黨與黨外溝通橋樑

總統府姚嘉文資政說,沈校長在80年代戒嚴時期是國民黨與黨外的溝通橋樑,除了在美麗島事件中力保黨外人士,也用數學「最大公約數」的觀念,說服兩方同意「保台」共識。姚嘉文資政表示,他的政治理念與沈相左,但沈校長的友誼風範長存在他的心中。

作家龍應台女士表示,她22歲大學剛畢業時,進了交大工作,當時清交兩校還有教師聯誼舞會,她到了清華百齡堂的舞會現場,什麼人都不認識,獨自站在角落有些尷尬,這時有一人向她走來,邀她跳了第一支舞,便是當時的清華理學院沈君山院長。

龍應台女士說,她和沈校長都很欣賞作家馬克吐溫在肅穆中神來一筆、令人哄然大笑的筆法,化悲劇為悲喜劇的「幽默顛覆」。沈校長曾要龍應台日後在他的追思會上,也「製造一個馬克吐溫」。於是龍應台女士分享了沈校長過去為了逗她母親開心而講的一個有顏色的笑話,不負老友當年囑託,引得全場淚中帶笑。

龍應台女士並朗誦她2007年聽聞沈校長三度中風消息時所寫的短文〈山路〉。她溫柔地說:「才子當然心裡冰雪般地透徹: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有些關,只能一個人過。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遠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先生說,沈校長一生瀟灑,自在地出入科學與人文之間,學府與廟堂之間,台灣與大陸之間,本土與國際之間,愛情與友情之間。如今他願相信,沈校長已把心留在中國,愛留在台灣,情留在清華,典範則永留人間。

張栩重現為義父祝壽詰棋

棋聖林海峰國手則帶著他的弟子張栩名人一同上台。沈校長當年服役時曾公出與10歲的圍棋神童林海峰下棋,結果鎩羽而歸。林海峰國手回憶道:「我跟他下棋總是壓力很大,因一輸給沈博士他就會立刻傳出去。」引來台下一片笑聲。

張栩名人在追思會場重現10年前為義父沈君山祝壽所設計的詰棋「王者之尊」。詰棋是一種刻意安排的圍棋棋局,注重棋士的推算能力,在求勝的技法中呈現特殊棋型。張栩名人以黑子排出「山」字、白子如「皇冠」環繞,表達對義父登峰造極、仰之彌高的敬佩之情。

張栩名人感性地說,沈校長是他人生中的貴人,這段特別的「父子緣分」常鼓勵他達成夢想,如促成他與妻子小林泉美的緣分。他謙虛地表示,如今有小小的成就,沈校長「追二兔不得一兔」、「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的建議對他有很深的影響,他也會傳承沈校長愛圍棋的心意,持續推廣圍棋。

沈君山公子沈曉津先生最後上台答謝各界好友前來追思他的父親。他說,父親生前即不喜繁文縟節,「像今天一樣有悅耳的音樂,最重要的是好朋友們都到了,他一定很開心!」

沈曉津先生表示,父親曾在2002年寫信給母子二人,信中告訴他世界雖然逐漸變小,但文化壁壘仍在,期許他找到屬於自己的文化主流。父親也常提醒他「量才適性」,當別人都努力推動大石頭時,隨手撿起身邊的小石頭,讓每顆小石頭都有意義、發光發亮。沈曉津先生形容父親病時仍風度翩翩,以笑容面對病痛。在他心裡,父親永遠是許倬雲院士口中在天空飛翔的「彩鳳」,如今已從病痛的泥淖中解脫。

沈校長生前身影影片催淚

追思會最後播放「此生泛若不繫舟」影片,追憶沈校長生前行誼。影片內容涵括沈校長的教育理念、學術專業、橋棋愛好,及他關心政治的面向。80年代戒嚴時期,他無畏當局壓力,協助陳文成事件、林宅血案善後。沈校長在美麗島事件中也曾力保黨外人士,避免流血事件。他於1988年短暫入閣出任政務委員,多次協助朝野協調及兩岸溝通,對台灣及兩岸政治、文化及學術交流貢獻卓著。看到影片中沈校長年輕身影及講話,台下許多親友都忍不住拭淚。

追思會後的「一棋一會」紀念棋局並沒有真正下完,意謂對沈校長的思念也無盡期。「一期一會」源於日本茶道用語,指在茶會時領悟到相會無法重來,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相會。清華大學以棋道代替茶道,希望與會者都珍惜與沈校長的緣份。

張栩名人表示,他以懷念義父的心情來下這一盤棋,會用活潑的下法,希望大家覺得有趣。王元均說,沈君山校長就像一棵大樹庇護著圍棋界的小樹苗,身為清華學生,能以一盤棋來紀念沈君山校長,他感到相當榮幸。

沈君山紀念展展至明年2月

本校總圖書館也同步舉辦《此生泛若不繫舟-沈君山紀念展》,展出沈校長的文物、棋譜、講義手稿、明信片、相簿等,包括沈校長手書《大學法》修訂條文、清華大學校長聘書、早年分別與張栩先生及林海峰先生對弈的圍棋記譜紙、與本校名譽博士刁錦寰院士的書信等。紀念展將展出至明年2月12日。

<<清華以音樂、棋局追思沈君山前校長>> 檔案下載:PDF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