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六個Script功能提供基本運作功能,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媒體報導

閎康科技謝詠芬 尖端服務貢獻社會
新聞來源:經濟日報   發佈時間:2019-01-22 14:40:49

 2019-01-17  陳碧雲

 
頂著台灣「第一位材料學女博士」頭銜,閎康科技董事長謝詠芬拋下美國貝爾實驗室工作,毅然決定回台打拚,並於2002年創立閎康,且創立第二年就達損益兩平,第五年公開發行、第七年上櫃,成為「第一次創業就上手」的典範。對此她仍謙虛表示,一切都是「時勢造英雄」,畢竟「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回報師恩
 
成立閎康貢獻社會
談及成立閎康科技的初衷,謝詠芬坦言,她的博士論文口試口委、時任工研院電子所所長的史欽泰教授影響很大,「他當時問我一個問題,是『妳畢業後是台灣第一位(材料學)女博士,能為社會做出什麼貢獻?』,我根本沒想過要怎麼回答,只好胡扯。」但這個問題,卻已深植她腦海裡,為將來閎康科技的成立,埋下一粒種子。
 
謝詠芬取得博士學位後,在指導教授、後來的清大校長陳力俊引薦下,進入台灣電信研究所工作。當時電信研究所向美國貝爾實驗室採購很多器材,其中一項採購合約,是要求貝爾實驗室須提供台灣3個博士後研究的名額,「我也掌握這個機會,成為3位博士後研究中的一人,又是當中唯一的女性」。
 
然而,身為一個在台灣拿到學位的「土博士」,謝詠芬從未在美國讀過書,面對語言與文化的隔閡,要打入美國的學術圈,實屬不易,但她證明了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勝任貝爾實驗室工作,並立刻成為研究團隊倚重的對象。
 
「我擅長的領域是以穿透式電子顯微鏡(TEM)進行材料分析,而這個技術直到現在,依然是全世界影像解析度最高的分析技術。」她運用這個分析技術,與許多不同的頂尖研究群合作,並參與超導體(superconductor)、表面發光雷射(vertical-cavity surface-emitting laser)的材料分析,更發表了全球第一篇以TEM分析超導體與面射型半導體微結構的論文,可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起飛」。
 
「各式各樣奇怪的題目到我手上,我都能給出最快的服務。」謝詠芬笑說自己是急性子,其他人要花上數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才能完成的研究,「我一個晚上就給它做完。」她說,與許多實驗室合作發表論文後,「可能是口耳相傳吧,很多人都非常滿意,後來他們會先把paper寫好放我桌上,paper上留了個空,就是在等我的底片,並已指定我是one of coworker(共同作者)」。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史欽泰老師當時問的問題,我顯然可以回答了。」謝詠芬心中隱然浮現創業念頭,「若回台創立材料分析公司,應該能實踐史欽泰老師所說的,為台灣社會帶來貢獻。」但她後來回台並未立刻創業,因為資金不足,「設備貴得要死,我沒有錢,所以我回台先做DRAM的整合性工作」。
 
累積資本
友人支持勇敢創業
當時正是台灣光電與DRAM產業起飛的年代,謝詠芬回台後,歷任聯電、聯電子公司聯友光電,以及聯友光電與達碁科技合併後的友達光電,「聯電轉投資的20幾個公司,幾乎所有產品我都看過一遍」,逐漸累積謝詠芬對IC與光電面板生產流程的know how;曾任副廠長管理職,也讓她建立品管系統的基礎,以及工廠運作的觀念;更重要的,是累積足夠的創業資本。
 
2002年,閎康科技正式設立,然而閎康草創初期,謝詠芬的許多友人都不看好會成功,「我的朋友中10個有9個懷疑是否能賺錢。」既然連原始股東都不看好,為何仍願意出資認股?「因為他們看好的,是我這個人」。事後證明他們「看對人」,閎康在創立第二年就達損益兩平,至今依舊是台灣技術領先的材料分析公司,包含台積電在內的國內外半導體業者,都是閎康的客戶。
 
謝詠芬認為,無論是受僱於人或是擔任企業老闆,「本質上是一樣的」。她提及在貝爾實驗室或在聯電時,「老闆從來沒有給我指令,都是自己找題目、找工作」。她覺得這是一種自我要求,「只要不介意多做,獲得的經驗就會比別人豐富;你現在領的薪水,體現你過去的價值,認真工作則是為下一份職位的待遇而努力」。經營企業也是如此,為了讓公司永續經營,獲得更好發展,勢必得努力以赴。
 
雖然初次創業即取得巨大成功,但謝詠芬的女性身分在材料工程領域,仍是少數族群;且她同時還是3個小孩的母親。面對性別比例失衡的工作場域,以及家庭與事業的衝突,謝詠芬仍以「吃苦當吃補」的心態面對,「每一個人都只有24小時,我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少睡一點,畢竟人生就是取捨嘛!」她說。
 
務實經營
 
水到渠成贏得肯定
今年,謝詠芬獲頒安永企業家獎的「尖端服務企業家獎」。對於得獎,謝詠芬感謝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的支持,及陪審團的肯定,「經營事業本不是為了得獎,但能夠得獎,也代表被外界認同」。
 
她表示,安永企業家獎有相當多檢驗指標,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準備,因此閎康能獲獎的關鍵,應在於「長久的累積」,企業經營絕非算計,而是務實以對,把該做的事情做好;當所有事情都具備了,得獎其實就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隨著閎康崛起,越來越多廠商發現材料分析市場發展可期,開始競相投入。對於競爭者日益增加,謝詠芬仍充滿自信,她表示,閎康的設備種類齊全,服務品質在產業界數一數二,「我們的核心技術遙遙領先,強調服務品質,不怕與其他人競爭」。但她也坦言,台灣企業「殺價競爭」以及「惡意挖角」的陋習,常導致市場崩壞,「到最後就是大家一起過苦日子」。
 
因此,謝詠芬除了以具有長遠優勢的經營實力留住員工,並致力「技術本位」,拉開閎康與其他競爭對手的差距外,也期許台灣產業能從惡性競爭走向互助合作,共同發展先進技術,一起打「世界盃」,把眼光放在全球市場。
 
(聯合新聞網)